好羡慕会画画写文的太太们啊……

权引。假如权一真在引玉未入鬼市时找到了引玉…

“唉!说起来真是晦气!昨日在那东方森林见到那被贬的引玉了”
“哦……是那个狠毒得因些许间隙就控制着自己师弟杀了不少神官的人啊,活该落得如此地步!”二位下级神官路过神武殿前,叽叽咕咕地义愤填膺。
神武殿内,文武神官在此聚集开会。权一真恰矗在靠近神武大街的窗旁,听着此番对话,微微瞪大了双眼,目光发亮,一副欣喜若狂之样,却又攥紧了拳头,手背崩出了青筋。
全然不顾着会议,权一真翻过了窗户,在神武殿中神官们诧异的目光中,朝着那二人飞似得奔去,左手猛的揪住其中一位下级神官的领子,右手紧握成拳,一副攻击的架势,吼道:“你在哪见到我师兄了?!”
“妈的你有病吧!快把你手放下!”
“你不说我就不放。还有不许说我师兄坏话!”
那人知道自己打不过权一真,不甘地咬牙道:“昨日在东方永安国城外的一片森林里。”
权一真这便火速下了界,火急火燎得直奔那森林。
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,以至于神武殿众人还没完全弄清发生了什么,仍是一副懵逼诧异的模样。
如此不守规矩,君吾显然被气到了:“灵文,把奇英给带回来!” “是”灵文回道,随即通灵命令下属。
权一真到了那东方森林,寻了几个时辰,终于捕捉到了那一身白衣的熟悉的身影。
“师兄!!”权一真激动地大喊。
引玉吓了一跳,明显瞬间辨出了权一真的声音,随即不要命地朝远离权一真的方向狂奔,崩溃喊道:“权一真!真是够了!别过来!!!!!”
一个狂奔,一个狂追,所经之处像是拂过一阵风,引得路人纷纷侧目。
然引玉还是跑不过权一真,权一真最终追上了引玉,用不大却刚好无法让引玉挣脱的力度握住了他的手,并且站在他的面前,看见引玉当年意气风发的脸上已经明显带有几分沧桑,神情中透露着几分凄凉,权一真竟霎时间无言。
引玉喘着气,气得微微发抖:“权一真你够了吧!怎么还追着我不放!?”
“师兄,当年的事一定是误会。”权一真斩钉截铁道。
引玉愣了几秒,抿了抿唇,带着几分自暴自弃道:“你怎么就能那么确定!?你又不了解我!”
“师兄你不会的!哪怕你真的是想让我死,我就死在你面前。”
引玉惊了,随即没好气道“那你就试试啊?”
权一真眼里露出一丝绝望,却又毅然决然地举起自己的拳头,仿佛用出了他能使出的最大的力气,往自己的脸上揍去,已然被自己打倒在了地上。拳头所击之处,一片血红又惨不忍睹,想把自己活活打死一般。却又继续抬起了拳头。
引玉彻底怔住了,慌忙道:“够了别打了!”又狠狠唾弃着在这个时候不断涌起心疼权一真心思的自己。
权一真激动万分,跳起来:“师兄!!!”
“唉……真是够了……”引玉闭上了会儿双眼,自己武练不到位,就连恨也是半吊子。
直到这时,权一真才注意从刚才为止不停在他背后狂撞的鬼火,便抬起手想要把它除去。
引玉慌了:“住手!那是鉴玉!”
“鉴玉?”
引玉忍不住露出痛苦的神色,道:“去年,被贬的路上,鉴玉因病去世,变成了怨灵……”都怪自己太无能,太无力,让直到死都跟着自己的好友风餐露宿,终遭客死他乡…
权一真只看到了引玉神情上的痛苦,却不明白他真正痛苦的原因,只当是引玉因鉴玉不在感到孤独,便道:“师兄我会一直陪着你。师兄去哪里,我就跟着,我也不做神官了。你不要再躲着我了…先前的那些事,我错了,对不起!”
引玉觉着他定不知究竟错在了哪里,但还是被他的话触动了,不知是前句,还是后句。
思索了许久,最终叹了口气,“唉…真是怕了你了。”他这一生,都栽在权一真上了。

fin。
然而那之后,那团鬼火疯狂在引玉面前抖动,不久后灵文属下拽着权一真上神武殿,而后权一真一脸兴冲冲的向引玉展示了与引玉同在手腕上的咒枷,再后来呢,二人一起开了一家道观,从此……这已经是后话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要是给他们足够的时间,他们最终还是会和好的吧。要是一真再能懂点事,开窍点,这对。嗯。
但是,天官里,他们没有未来了啊……师兄复活的几率。太低了。:-(
先为ooc道歉!
第一次写文献给权引。实在是太爱这对了……我这垃圾文笔,写文真是太丢人现眼了。。看的不舒服的,暂且先土下座了。:-(。

评论

热度(54)